首页
研学课堂 查看更多>

研学课程【夏季】文学特长生高级研修班(7月15日-20日)

在正式报刊上发表过文章或拥有省级以上作文竞赛奖项且学业成绩优秀的初高中学生

2019-07-15 00:00:00 北京

中小学文心雕龙综合实践研学营(7月20日-24日)

小学生、初中生

2019-07-20 00:00:00 北京

研学课程【冬季】港澳自由行

高中,初中,小学

2019-01-11 00:00:00 广州

研学课程【秋季】安徽黄山行

高中,初中,小学

2019-09-11 00:00:00 黄山

研学课程【夏季】文学特长生高级研修班(7月15日-20日)

在正式报刊上发表过文章或拥有省级以上作文竞赛奖项且学业成绩优秀的初高中学生

2019-07-15 00:00:00 北京

中小学文心雕龙综合实践研学营(7月20日-24日)

小学生、初中生

2019-07-20 00:00:00 北京

研学课程【冬季】港澳自由行

高中,初中,小学

2019-01-11 00:00:00 广州

研学课程【秋季】安徽黄山行

高中,初中,小学

2019-09-11 00:00:00 黄山
名师课堂 查看更多>

写出真实自我,写出丰富生活

一、参赛作文与考场作文的区别 1.参赛作文以“新颖”为主,考场作文以“稳妥”为主。 2.参赛作文以“突出个性”为主,考场作文以“共性中追求个性”为主。 3.参赛作文以“标新立异、剑走偏锋”取胜,考场作文以“立意准确、结构完整”为佳。

语文特级教师、诗人何郁是怎么教学生写诗的:一堂课让你诗兴大发

在2019文心研学综合实践研学营中,著名语文特级教师、诗人、北京市朝阳区教研中心高中语文教研主任何郁老师,为孩子们上了一堂生动的诗歌读写课“读杜甫学写诗”。何郁老师把诗歌创作、古诗欣赏、新诗创作结合在一起,从意象的运用,到如何营造诗歌的意境,分享了自己的创作体验。他同时鼓励孩子们,诗一样的年龄要把诗作为生活的一部分,要用诗歌净化自己的心灵。课后,营员们纷纷交上作业,在此我们选编几首,以飨读者。

张丽钧:信仰中文

邢琰是我早年同事的女儿,生得一副“天使在人间”的姣好模样。她大学修的是德语专业,做毕业论文时,她发来微信,宣称要把我的几篇文章译介到德国去。我找不到拦她的理由,便欢允了。数月之后,她发来微信,说:“才知道啥叫自不量力!说实话,我把您的几篇文章给译‘塌’了,译得特别糟糕(三个大哭的表情)!为这,一直在跟我男朋友找茬怄气……张姨啊,您的《牡丹花水》《海棠花在否》《玉兰凋》我都喜欢得不得了,但一译成德文,咋就丑得看不得了呀?”我忙安慰她:“应该是,我的文字本就被你高估、高看了,一译成德文,就被打回了原形(三个大

尤立增:朗诵,用声音诠释生命

很多人知道我喜欢朗诵,特别是我的弟子们。在我的课堂上,几乎从不用名家的录音带,需要读时,兴致所至,我就范读上一段或一篇。 喜欢朗诵与儿时听有线广播有关,那时,每个村里都有一个大喇叭,并且家家户户都要安装一个小喇叭。每天早晨,就在播放的《东方红》中醒来,每天晚上,在《国际歌》的乐曲声中进入梦乡,每天播送的节目既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也有地方台,当然也有村干部的通知和任何一家寻鸡寻狗的“寻物启事”。那时,我最爱听的就是中央台“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通过声音,我“认识”了夏青、林茹、方明、葛兰这些播音大家

研学展台 查看更多>

文心研学笔会特等奖作品展示(二)

从我见到光明的那一刻起,老头就在我身边了。后来才听村里的人说,是他用攒了几个月的工资才买下我。 刚到村子的那几天,我过得十分无聊。整日躺在雕花的桃木盒子里睡觉,醒了就看看四周的“景色”——不过是老头屋里的陈没。泛了黄的墙皮在高温燥的环境下已脱落了大半,露出暗黄的土墙;被油迹和汗清浸逶的小马扎上几只苍蝇嗡嗡地盘旋;高低不平的水泥地角落还有蜘蛛与蚂蚁在欢腾。而我却被放在高高贡台桌上,与那些平时老头很少买的水果共眠。和下面的地方,如同两个世界。老头偶尔会摸摸我的脑袋,拍拍我肩上的灰尘,又去外面忙了。一开始

文心研学笔会特等奖作品展示(一)

一条毒蛇正蜿蜒盘旋在光线阴暗的丛林深处,它漫不经心的吐着舌头,深不可见的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另一个方向,它的眼中映出的是亚当在偷吃禁果。 “轰隆”,雷声乍起,响应深邃的天空。亚当慌得一惊,半颗禁果掉在了丛林之中。时空在快速更替,原始人类狂野地在时光夹缝中奔跑,他们已在品尝那半颗禁果后渐渐地懂得了品尝食物。可是食物却在糜烂----随着丛林中压抑沉闷的空气氤氲开来。古人开始发明冰块、地窖来储存食物,可这本质上是不太管用的。直到后来人们发现了氟利昂,这种在30度以下就可以升腾的化学物质。它的确效果极好,在很长

远方与脚下

凌晨,天光微暗,远山藏青,月亮和星辰还依偎在夜色中,尚未醒来。 我匆匆关掉闹钟,打开手机,有一条未读短信。 “北京燥热,对异客而言帝都不易居,务必保重身体,等你——远方友人。”窗户半掩,清风透过,夹杂夏日的辛甜气息,望着闪烁的屏幕,无言只相望。

等雪覆山海

秦山海最近有些魔怔了。 究其原因,都怪他的地理老师。这么说,似乎有些太冤枉那位秃头矮胖的中年男人了。但其实也没错,若不是他心血来潮在晚自习上放什么劳什子纪录片,咱们的秦山海同学估计还跟往常一样每天撒开丫子乱蹦跶呢。 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